线路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欣欣旅游攻略>旅游资讯>机票资讯>湖北旅游资讯>正文

湖北企业领衔设计 鄂州机场主体工程下月开建

2020-05-18 来源:欣欣旅游网
1572 23 0
【导读】5月17日从施工方获悉,鄂州民用机场(即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鄂州顺丰机场)主体工程转运中心完成关键节点设计,将在下月开建。该中心由中南建筑设计院领衔。这是我国第一个获批建设的货运枢纽机场,也是我国首个自...

    5月17日从施工方获悉,鄂州民用机场(即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鄂州顺丰机场)主体工程转运中心完成关键节点设计,将在下月开建。该中心由中南建筑设计院领衔。这是我国第一个获批建设的货运枢纽机场,也是我国首个自主设计的大型专业航空货运枢纽机场。

    设计效果图显示,鄂州民用机场主体工程转运中心是一个“王”字型的工业建筑群,如同一个巨大的飞行器“漂浮”在机场上方。跑道两端,长江与花马湖两条水系前后呼应。转运中心正面,“山”字造型建筑巍然而立;转运中心内部,可供货物拖车顺畅往返。

    鄂州机场项目由湖北省和顺丰控股集团联合投资,机场设计以货为主、客货并重,项目总投资320.63亿元,规划设计2025年旅客吞吐量1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45万吨,2030年旅客吞吐量15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330万吨。作为我省近年来的头号重点工程,鄂州机场主体工程吸引了全球众多一流设计公司,8家设计联合体同场竞标。最终,由湖北本土企业中南建筑设计院牵头的设计综合时效排名第一,成功夺标。

    疫情期间,中南建筑设计院一边紧急投入雷神山医院及数十个方舱医院等抗疫应急工程设计建设,一边克服多重困难,线上开展机场项目协同设计,如期完成关键节点设计。

    据悉,主体工程施工图将于近期完成,6月初开始桩基施工。中南设计集团董事长张柏青表示,将按照我省提出的“2018年打基础、2019年出形象、2020年基本建成、2021年投入运营”的总体目标,争分夺秒协力推进项目建设。

    作为全球第四大、亚洲第一大专业货运机场,鄂州机场建成后,1000公里半径内、1.5小时飞行圈可覆盖全国90%的经济总量、80%的人口和5大国家级城市群,距离世界主要城市也不过一夜之隔。由此,武汉城市圈内将形成航空客货双枢纽的格局。

    中华大地上的“零突破”

    ——鄂州民用机场设计解密

    王者风范,山环水抱。这,是即将开工建设的鄂州民用机场主体工程转运中心效果图给人的第一印象。

    作为亚洲首个专业航空货运枢纽,鄂州机场的主体工程转运中心设计项目吸引了众多全球一流公司角逐,中南建筑设计院(以下简称中南院)牵头的联合体最终胜出,实现了中国设计企业在大型专业航空货运机场领域零的突破。

    “零突破”背后有什么样的精彩故事?5月中旬,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独家进行了采访。

    入围:与一流对手角逐

    2014年11月,湖北省政府与顺丰集团决定在鄂州建设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项目,打造全球第四、亚洲第一的专业货运枢纽机场。

    “超级工程”吸引了全球众多一流设计公司的关注。2016年10月,8家联合体参与转运中心设计投标,湖北本土企业中南院牵头的团队位列其中。

    “项目设计横跨航空规划、综合交通、多式联运、物流、货运分拣、建筑工程、市政工程等多个专业领域,设计要求极为复杂。”中南院副总经理刘常明说,这个项目的设计至少要满足3个要求——

    时效性。“次晨达”,是顺丰集团的核心产品战略,即头一天寄快递,第二天上午收到。除去收发件及运输时间,要求在机场内中转期间,完成飞机卸货、拖车运输至转运中心,完成分拣、拖车运输至登机等繁杂的流程。

    其次是超大规模。项目按照货邮吞吐量2030年330万吨、2045年750万吨规划设计,一期建设建筑面积约68万平方米,远期规划建筑面积达117万平方米,相当于2.4个天河机场T3航站楼。

    第三是灵活性。货运量、货件目的地及类型会因环境、市场变化而变化,仅凭大数据很难预测精准,这就要求设计留有“生长”空间,未来可根据市场需要,调整机场设置。

    一旦拿下该项目,意味着我国在专业航空货运设计领域将实现“零”的突破,参与竞标的团队全身心投入,志在必得。

    突围:以最高分胜出

    没有货运分拣行业设计经验的中南院接标后,首要任务是联合国际最强设计团队,组建联合体。

    2016年10月的一天,中南院工作人员章兰前往上海,直奔分拣系统领域的“领头羊”荷兰范德兰德物流公司办公楼。被中南院诚意打动的范德兰德公司,选择了与中南院携手。随后,中南院又同顶尖的航空规划团队美国兰德龙·布朗航空规划公司达成合作。

    经过与美荷公司专家反复调研、头脑风暴、正反辩证……研讨出数十个方案,包括气势逼人的“H”型、华美抢眼的鱼骨型。但机场是功能性建筑,不能为了外表牺牲功能,他们最终确定了“王”字型指廊结构设计方案。

    “规划的核心策略是转运中心实现飞机接驳中心、全场货机位中心、分拣设施中心‘三心合一’”。中南院第二设计院总建筑师张韵波告诉记者,“王”字型指廊结构,竖线部分为货物传送分拣区,所有货物都要在此处理。横线部分为分区管理的指廊,分别服务来自不同方向的航线。这一结构能实现中心到各个远端距离均衡,且飞机滑行时间、拖车运输时间、转运中心处理时间得到最大程度压减。

    效率优先的同时,这是一个可以“生长”的设计方案。据介绍,转运中心构型可满足不同阶段建设需要,形成“T”字、“工”字、“干”字、“王”字型等不同构型,且每一种构型都具备完整的运行链条。

    2017年10月,专业机构美国机场研究中心通过一个月反复仿真模拟,测算出中南院团队的方案综合时效排名第一。

    深化:不分昼夜精益求精

    从概念设计到初步设计,再到施工图,并非易事。2016年以来,本着“同画一张图”的理念,各路专家密切配合,奋斗了近5年。

    作为联合体的牵头方,中南院团队长期往返于武汉、上海两地,不分昼夜攻克技术难关。在章兰的记忆中,参与竞标的一年里,与他们相伴的,除了加班时消耗的无数杯咖啡和大桶罐装速食,还有泪水、汗水与成长。

    “我们全程保持作战状态。”张韵波说,团队还曾前往美国孟菲斯机场、香港国际机场、杭州萧山机场考察夜间运行的航空货运系统,几乎每次都是凌晨抵达,考察三四个小时后返程。

    2019年1月,项目进入驻场设计阶段,高峰期中南院40多人近一个月驻扎在项目现场。

    该项目还是住建部首个运用BIM模型清单算量计价的试点项目,要求在勘察、设计、施工、质量验评、清单算量、后期运维等全过程运用BIM技术,实现构件编码、算量计价等功能。

    这是一次全新的技术革新,对设计单位的硬件配置、软件熟练程度,以及设计素质要求很高。疫情暴发后,部分员工无法返岗,施工图设计一度面临挑战。

    为了保持进度,中南院甚至安排专人为设计师送设备上门。经过近100人的协同作战,团队在疫情期间如期完成主体建筑桩基础及上部结构的第一版图纸与BIM模型,以及机场综合管廊与转运中心重叠段的方案设计,为机场建设抢得宝贵时间。

    “近期我们将完成所有剩余的施工图设计。”项目设计负责人之一付全波说,团队仍在争分夺秒,确保机场转运中心工程今年顺利开工。

推荐阅读
湖北旅游线路推荐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