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路
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欣欣旅游攻略>旅游资讯>景区资讯资讯>湖南旅游资讯>正文

凤凰古城门票博弈:一群低调的富豪隐身幕后

2013-04-22 来源:理财周报
1703 47 0
【导读】浅绿的沱江水难得平静,吊脚楼的影子孤独倒着,凤凰似乎重回到了沈从文的边城。 这个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赞为“中国最美小城”的地方,正在陷入一个利益博弈僵局。一张148元的门票,引爆外界...
哈尔滨雪乡2日游 只需198元!

    浅绿的沱江水难得平静,吊脚楼的影子孤独倒着,凤凰似乎重回到了沈从文的边城。

  这个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赞为“中国最美小城”的地方,正在陷入一个利益博弈僵局。一张148元的门票,引爆外界的热议,让游客数量锐减,也搅动了当地各方利益格局。

  十多天前的清明节,3.16万人次涌进凤凰,比去年的这一天多了70%,游客数量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多数游客想赶在收费之前,享受最后的免费。

  理财周报记者在凤凰当地了解到,148元门票之下,是凤凰县政府、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古城公司”)、南华山公司三方的利益博弈。

  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凤凰古城公司董事长叶文智,其背后是一群低调的亿万富豪,其中一个是高科技公司高德软件大股东侯军。他同时还是张家界黄龙洞邵阳崀山的幕后老板,湖南省很多优质旅游资源都在其掌握中。

  凤凰古城公司另一名股东是湖南有阿集团实际控制人胡子敬,与他并列的还有几家湖南当地的上市公司隆平高科、新华联等。越来越多的商人和资本被引入边城,有消息说,叶文智正在运作大汉集团傅胜龙成为他的又一个合作伙伴。

  这些湖南本地的知名富豪们为着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将凤凰古城公司运作上市。

  “凤凰,多少人假借爱你之名,谋一己之利。”一名凤凰当地人对理财周报记者感慨。

  门票动了谁的奶酪

  4月10日之后,凤凰的游人明显减少了。街上空荡荡的,有些购物小巷,一眼望过去只有远处一两个人在走动。大部分商铺开着,走进去却看不见客人,只有店主无精打采在发呆、看电视、打牌。

  大部分依附古城运转的行业都受到影响,家庭旅馆、商铺、无证导游及沱江河下游农家船、出租车,这些以接待散客为主的人生意冲到的冲击最大。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我还是会去示威游行。以往这个季节,这里都是人挤人。但现在,空旷得可以骑马。”在凤凰古城东门城墙脚,一个扛着小黄旗的导游无奈地对记者说。几天前,他参与了游行罢工。

  流浪歌手阿明,决定离开他呆了三年的凤凰,“去更自由的地方。”4月11日,阿明参与了大规模群众活动,被公安带离现场。

  因为门票中包含“沱江泛舟”项目,景区管理公司的船停靠在沱江上游,主要拉散客的农家船都被赶到200米以外没什么人的下游,船的数量也从原来的200艘减少到168艘。

  一位船家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过去一天能拉到七十个左右客人,“现在三天,我只拉到两个人”。

  同样不好过的有私人客栈老板,高铺租与税费是头上悬着的利剑。一个老板娘说,“租金1万,交税几千块,每天平均要赚600块,当月才不会亏”。

  老板娘的客栈在古城内,沿江且临近古城入口,以前这种地段是黄金位置,现在游客却要绕着走了,“因为你在古城内,进来要买门票,同样价位当然不如住外面”。老板娘这些年用心经营的老客户们正在流失,过去客栈每天一般能有6间房的订单,目前客栈只有一两间住人。

  商铺当然也是生意惨淡,服务员都在闲着聊天和玩电脑。一个做民族服装生意的年轻小伙,摸着脸颊说“我们都面黄肌瘦了”。

  统计数据显示,凤凰县2012年实际接待游客数量为230万人左右(690万人次),其中130万人是团队游,100万人是散客。今年4月10日到13日,游客人数仅为去年同期的38%;三天内,散客的票只卖了200张,而往年周末散客都要在8000人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依附于古城散客利益链条上的导游、店铺、农家船、旅馆经营者等,人数在大概在400-700之间,如果凤凰目前这种散客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不改变的话,他们的生活显然将受到严重影响。

  148元票价的经济账

  在凤凰县提供给理财周报记者的一份材料上,有一段县委书记颜长文的话:“我们也是见过世面的,早就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所以我9号那天部署的时候,我非常激动,我流了眼泪。我知道,要做成这事非常艰难。”

  从颜长文的话可以看出,凤凰县方面是推出148元门票的最大动力,而他们从其中得到的也是最多。

  景区统一门票是当地政府多年来的愿望,但在2012年之前,有国道穿城而过导致无法执行,直到2012年国庆节前,高速通车,收费事宜才开始筹备。

  今年4月10日,凤凰县政府正式启动景区统一收费,凤凰古城、南华山、乡村游三块景区被打包,门票售价148元。

  同一天,“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以下简称"景区管理公司")”宣布成立,负责门票销售,县政府独资的铭城公司占股49%,而凤凰古城公司占股51%。网络上有消息称铭城公司是以土地入股,但凤凰县予以否认,称铭城公司是以现金入股,但具体出资数额并未透露。

  景区管理公司设在县政府旁边的青山如是楼二楼,目前还在装修,仅管理处和财务处两家办公室有几个人办公。

  在148元中,景区管理公司要先拿2%的销售提成,也就是县政府的铭城公司得到1%,1.48元;然后县政府要收走33元“两费一金”(资源有偿使用费15元、旅游宣传促销费7元、价格调节基金11元);剩下的钱由3家景区按比例分配:凤凰古城公司65%,南华山和乡村游各17.5%。

  乡村游同样是铭城公司全资的产业,也就是说这一块的19元也归县政府所有,这样县政府从148元中一共直接获得了53元。另外各家的门票销售收入还要缴纳4种税费(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企业利润则要缴纳所得税,林林总总之下凤凰县在门票销售中大概占到了近半份额。

  虽然收入的绝对数字没有凤凰古城公司多,但凤凰古城公司由多家股东组成,可以说凤凰县方面就是门票销售的最大利益方。另外在2012年前,凤凰县已经把古城景点“卖”过一次:当年10月,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黄龙洞公司”)以8.33亿的价格,获得凤凰县八大景点50年经营权。黄龙洞公司再与隆平高科、新华联等四家湖南上市公司合资成立凤凰古城公司,并将这8大景区经营权放至其中。

  将经营权已经售出的景点再次打包卖门票,提取其中近半收入,凤凰县方面推出的景区统一门票,有侵害凤凰古城公司利益的嫌疑。

  至于推出统一门票的理由与依据,凤凰县方面给出了长篇大论,理财周报记者将其归纳为交通拥堵、维护管理成本高、市场混乱无序、恶性竞争等问题。

  “这对凤凰历届政府都是一个头疼的难题,但没有一届政府解决好这些问题。现在凤凰县政府面临着巨大压力,不解决这些问题可能就会在他们手中爆发。”凤凰县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大代表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要解决这些问题都必须花钱,但县政府目前财政紧张。”

  营销大师叶文智

  在凤凰,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凤凰古城公司。凤凰古城公司官网显示,其注册资本3000万,注册地在湘西州凤凰县沱江镇,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都是叶文智。

  叶文智是长沙人,在旅游行业以及湖南省,知名度非常高,是打造湖南张家界、凤凰两大景区品牌的关键人物。

  他今年48岁,16岁时考上湖南师范学院(现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叶文智踏入商界。但毕业后长达十年时间里,叶文智混得不太如意。他尝试过很多生意,鼓捣过摄影器材,涉足过通用航空,曾经赚得盆满钵满,也曾亏得血本无归。

  叶文智在涉足旅游业后,终于找到了自己发挥的舞台。1998年,他为张家界景区黄龙洞的标志景点“定海神针”投保亿元,结果大批游客蜂拥而来,都要看看这块“价值上亿”的石头。1999年,叶文智策划了“穿越天门”张家界世界特技飞行大奖赛,9个国家的11名世界级特技飞行员穿越天门山洞,让张家界一举成名,也打响了叶文智旅游营销大师的名号。

  凤凰如今的名气也跟叶文智有很大关系。当地一个小企业主这样评价叶文智对凤凰的作用:“从我自己角度来讲,古城就是个城嘛,古城以前不是景区,但通过叶文智的包装和策划、通过古城景点的亮化工程,通过石板路,它就变成了景区。”

  “叶文智现在对凤凰政府应该很是失望,但又不得不妥协。本来12年前,政府已经把50年经营权转让给了凤凰古城公司。这一次,叶文智又被要求和政府、南华山公司绑在一起分门票提成。”前述凤凰县人大代表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在凤凰,很多人对叶文智的评价很矛盾。一方面确实感激他把凤凰的旅游发展起来了。但另一面其人非常傲慢自负,个性张扬,常常摆出一副"我养活了凤凰人"的架子。”凤凰县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府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抱怨。

  对凤凰县政府,叶文智也曾口出狂言,“文物保护没钱也是白搭,我捏着凤凰城的七寸。”

  为了配合门票新规,凤凰古城公司开始大量招聘。据凤凰古城公司一名中层透露,“叶总很少到凤凰,日常事务主要由总经理戴成桂打理。”戴成桂是凤凰本地人,是凤凰古城公司具体执行人。

  “戴成桂跟叶文智做事很长时间了。其间,叶总还换过四个总经理,最终还是请回了戴成桂。戴刚开始犹豫了很久,还是回来了,这次回来的目标是凤凰古城公司上市。”一名凤凰古城公司内部人士告知理财周报记者。

  叶文智背后的资本大鳄

  凤凰当地人多认为叶文智是凤凰古城公司老板。但事实上,主导凤凰旅游运作的凤凰古城公司,很可能并不姓“叶”。

  从表面上看,叶文智一直以湖南最重要旅游资源掌控者的形象出现,但凤凰古城公司真正的大股东是谁,一直没有公开。

  2001年10月,叶文智以黄龙洞公司总经理的身份,以8.33亿的价格和凤凰县政府签下凤凰8个景点50年经营权转让协议。随后,叶文智组建了凤凰古城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当时,叶文智通过各种关系,联系上时任凤凰县县委书记的滕万翠。”凤凰当地一名有官与商两层背景的知情人士透露,“凤凰当时最大的企业烟厂倒闭,政府也在寻找新的产业机会。因为张家界策划,叶的名气也不小,一拍即合。”

  当时,叶文智是以黄龙洞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大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通实业”)职业经理人的角色进入凤凰的。

  1995年,30岁的叶文智任大通实业湖南分公司总经理,1998年代表公司和湖南张家界武陵源区政府谈判,以总额5.275亿买下了张家界黄龙洞45年委托经营权。黄龙洞公司随之成立。

  理财周报查到的一份ST琼华侨(现名“正和股份(4.86,-0.03,-0.61%)”)2002年5月发布的《重大购买资产及关联交易公告》显示,彼时,黄龙洞公司的股东包括:大通实业持股61.539%、黄龙洞公司工会20.961%、北京银港科贸公司4.615%、友阿集团0.769%、北京伊诺奇科贸集团0.385%、15名自然人合计持有11.731%。

  2002年,运行不错的黄龙洞公司一度想进军资本领域,借壳ST琼华侨上市,但按当时建设部规定,风景名胜区的门票业务不能上市,因政策所限而不得不作罢。

  北京工商局官网最新数据显示,大通公司主营销售汽车、旅游产品、计算机软硬件、电子仪器、包装材料等,法定代表人是侯军。

  侯军比叶文智大一岁,毕业于北大1983级中文系古代文献专业,大通实业公司董事长、黄龙洞公司董事长、高德软件董事长。

  ST琼华侨2002年一则《关于股权协议转让的提示性公告》披露,大通公司的前身为成立于1989年的中国大通电子有限公司,隶属于中科院。1994年,银港物业、中科信、中国北京经济合作公司三家企业共同出资,对中国大通电子有限公司进行重组,并将其更名为中国大通实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0%、30%、20%。

  根据该公告,大通公司的控股股东银港物业,由侯军、成从武等个人出资设立,也就是说,当时侯军通过银港物业,间接成为黄龙洞公司的大股东与实际控制人。

  而叶文智和侯军的关系,并非简单的股东和职业经理人关系。此前,黄龙洞投资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毛金初对媒体所说,侯军在下属公司黄龙洞公司中只担任董事,平时也很少来下属公司,叶文智一直是黄龙洞景区开发建设、经营管理的实际决策者和执行者。

  另外,叶和侯还曾同时出现在纳斯达克[微博]上市公司高德软件的原始股东名单上。2010年7月,高德软件上市,大股东正是侯军。而叶文智也是原始股东之一。

  据《理财周报》发布的2011年中国海外富人榜,侯军家族以9.82亿元排在146位。在高德软件上市前,其拥有23.4%的股份,IPO后仍持有19.5%的股份。而叶文智也持有高德软件3.56%的原始股份,市值1.7亿,排名2584位。

  除了上市公司股权,侯、叶还掌握了张家界黄龙洞、凤凰古城、壶瓶山、邵阳崀山、石门千年古刹夹山寺等湖南最优质的旅游资源。

  但一位接近叶文智的知情人士否认了侯军是幕后老板的说法,“大通公司只是一个壳公司,侯只是名义上的董事长,黄龙洞公司其实是叶文智的。”

  也有人有不同意见。“叶文智只是一个营销大师,家庭背景一般。他33岁用5个多亿,拿下张家界45年经营权,如果钱是他自己的,钱从哪里来?如果叶文智真是老板,那这5个多亿的出资很可能是虚的。”一名凤凰旅游圈内人士说。

  外界众说纷纭,而生性高调的叶文智,唯独对黄龙洞公司、凤凰古城公司的股权问题讳莫如深,从来不曾有过明确的说法,这也为凤凰古城公司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

  2011年12月,凤凰古城公司改制成股份制公司,2012年初正式挂牌成立,发起股东为黄龙洞公司,叶文智还把友阿集团、隆平高科、新华联、拓维信息四家民营上市公司拉了进来。

  叶文智拉来的大佬,皆非等闲之辈。湖南富豪胡子敬的友阿集团是湖南省最大的百货零售公司,湖南当地媒体甚至用“湖南商业航母”来形容胡子敬的友阿集团。

  胡子敬和叶文智的关系非同一般,多次出现股权相互交叉持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据友阿股份2009年招股书披露,凤凰古城公司是友阿集团原始股东之一, 持有友阿股份1.11%的股份,上市后被稀释至0.82%。

  招股书还显示,友阿集团参股的辣妹子食品公司持有凤凰古城公司41%股权,友阿集团持有凤凰古城公司8%股权,同时友阿集团还持有凤凰古城公司大股东黄龙洞0.769%。

  叶文智下一个要争取的合作伙伴是大汉控股集团傅胜龙。“叶文智计划再造一个凤凰古城,叫烟雨凤凰,找的合作方是大汉集团。去年一年,叶文智带大汉集团的人来凤凰,不下十次。叶自己非常看重这个项目。”凤凰古城内部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与众多湖南本地富豪绑在一起,叶文智的愿景显然不止是在旅游景点卖门票,他和他们的终极目标是上市。按叶文智的估计,2011年股改完成,最迟2016年进入资本市场,最好在净利润为1.5亿元至1.8亿元、营业收入为5亿元时上市。

  理财周报记者查阅发现,《湖南日报》今年1月曾报道,2012年凤凰古城门票收入1.78亿元。

  最大赢家吴启雄

  参与门票分成的潮汕商人吴启雄,并非叶文智利益圈中成员。理财周报记者发现,他的南华山景区和凤凰县方面一样,都有侵害凤凰古城公司利益的嫌疑。

  叶文智进入凤凰三年后,潮汕商人吴启雄也开始涉入凤凰旅游。2004年,泛珠三角区域经贸合作的背景下,吴启雄旗下的深圳启雄集团与凤凰县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前者以1.5亿的投资正式获得凤凰县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的开发、使用和经营权。吴启雄为此设立了南华山公司,作为启盛集团在凤凰投资的分公司。开发近7年后,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神凤文化园才落成。

  神凤文化园从2011年开始商业营运。据多名凤凰当地人介绍,神凤文化园运营以来,一直游客稀少,“一天都不知能卖出几张票。可看的东西不多,而且加上108元的门票费,去的人就更少了。”

  叶文智自然不愿意和南华山景区绑定。他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类似的不满:“这还真不是我们公司先提出来的,我当然愿意收门票,不过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内各景点品质良莠不齐,将"古城景区"和"南华山景区"整合为一个产品,实际上我的公司是捡了"烂摊子"。”

  “这次大家把所有的矛头都针对政府,南华山公司才是最大赢家。本身南华山游客很少,这样一绑定,能比较轻松拿到分成。”凤凰县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也坦承。

  南华山景区在门票中的份额与乡村游相同,均为扣除费用后的17.5%,大约19元。

  “甚至还有人大代表甚至当着书记县长的面,质疑将南华山绑定在门票中,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书记县长无言以对。南华山对外宣称投了1.5亿,吴启雄实际也就只投了几千万。”前述亦官亦商背景人士透露。

  “如果不把南华山拉进来的话,接下来他们可能会搞低价竞争,主要是为了避免这个局面。”凤凰县县委宣传部人士如此对理财周报记者解释。

  而前述凤凰古城公司内部人士认为,深层次原因并不在于此。“南华山公司运行到现在一直亏钱,不排除吴启雄向政府施加压力。政府可能要留住吴启雄,进行利益平衡,削弱叶文智对凤凰旅游的控制力。”

  该内部人士透露,凤凰古城公司盈利状况一直很好,“但叶文智向政府上报业绩总是说没回本,每年上交政府的3000万,说亏损了,一般都只交1500万。古城公司越做越大,政府却分不到多少好处,多少也有点不甘。”

  4月10日后,叶文智去了长沙,也不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对凤凰的现状,叶文智颇为无奈,“当下千夫所指的凤凰门票事件,我感觉非常的悲哀,背后故事一言难尽。人是活给自己看的,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4月19日,理财周报记者离开凤凰前再次来到景区时,穿着黑西装、白衬衣,蓝色领带的查票员告诉记者,18日接到公司通知,暂时不查散客,放他们进去消费,因为“这几天影响了人家的生意”。

  作者:丁青云 谭楚丹

喜欢47
分享:
推荐阅读
湖南旅游线路推荐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